宿希惠
  大一那年暑假,吳葉接到邀請,到一家酒店參加高中同學聚會。
  分別雖然只有一年,但吳葉一直忙著拼獎學金,沒怎麼跟同學聯繫過,所以這次見面,總有聊不夠的新鮮事兒。
  “班主任郭老師來了。”不知誰喊了一聲,大伙都把臉轉向門口。幾個同學簇擁著郭老師走進來。郭老師頭上的白髮更多了些,走路也更遲緩了,可依舊神采奕奕,微笑著跟同學們打著招呼。
  吳葉一陣風似的跑到郭老師面前,一下抱住她,臉貼著臉,像小孩子般撒嬌。“你是王英。”郭老師看著吳葉興奮地說,“咱班的排球健將,多次代表學校出戰……”吳葉的笑容僵住了,“分別隻一年,郭老師就不記得我了嗎?”她轉臉去看周圍的同學,她們竟一個勁地附和郭老師,“對、對,就是她。”更奇怪的是,那些附和著說對的人里,也包括王英本人。
  吳葉失落地閃到一旁,她一直以為自己在郭老師心目留有深刻而美好的印象,今天的情景讓她大失所望。
  “郭老師絕不該忘記我的。”吳葉回憶著,高二那年,她有一次午休睡過了頭,跑下樓時宿舍樓大門已經緊鎖。她一時情急,從二樓陽臺往下跳,不小心扭傷了腳,是郭老師背著她出的校門,把她送到附近醫院診治。之後她在家養傷,郭老師天天來給她補課,每次都給她帶好吃的。可如今,吳葉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  飯後,吳葉和幾個同學一起送郭老師回家。進了家門,大家把郭老師扶到床上躺下,郭老師慢慢進入夢鄉。
  吳葉專註地看著牆上那一張張郭老師和所帶班級的合影,從黑白照片到彩色照片,講述著一位教育工作者多年的執著。王英走過來,輕輕拍了她一下,吳葉轉過頭,開玩笑地說:“你好啊,吳葉!”
  王英沒有笑,“郭老師去年生了一場大病,大腦受到損傷,有時連回家的路都會忘記。可她仍然記得咱們班五十六個學生的名字,記得每個人的夢想,每個人的故事。雖然很多同學都被她張冠李戴,但我們為了讓她高興,都裝作沒發覺,她喊什麼名字,我們都答應。”
  吳葉聽了,心頭一顫。她走到床邊,給郭老師掖了掖被角,望著郭老師安詳的睡容,流下了眼淚。   (原標題:記得)
創作者介紹

木製傢俱

xl84xlzup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